官路彎彎》 最新章節: 第五十二章以子之矛攻子之盾(04-03)      第五十一章冰局(04-03)      第五十章君命有所不受(04-03)     

官路彎彎51 冰局

李毅道:“妙可,你不要胡亂吹牛,你可知道,論語有多少個字嗎就敢說倒背如流”
  妙可道:“不就一萬一千七百零五個字嗎”
  李毅道:“喲,你還真下過一番功夫呢記得這么清楚”
  妙可道:“怎么你不信我能倒背出來”
  李毅笑道:“既如此,你且背來聽聽。79”
  妙可清了清嗓子,背了起來:“不知言,無以知人也。不知禮,無以立也。不知命,無以為君子也”
  旁邊的曹連山和他兒子,睜著大眼睛,用不可思議的表情,看著妙可。
  妙可清脆的嗓音,嘣出一個又一個字來。
  剛開始,曹連山還笑瞇瞇的,以為妙可只是開玩笑的,或者說,就算能背一點,也只是用來吹牛皮的。
  但隨著妙可倒背如流的速度越來越快,聽的人個個都驚呆了
  妙可背的人不累,聽的人都累了
  “人不知而不慍,不亦君子乎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學而時習之,不亦悅乎”
  等她背完之后,曹連山嘖嘖稱贊道:“這怎么可能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,親耳所聞,就算是李毅同志親口說出來,我也不會相信啊”
  李毅道:“我也是頭一次見識,太恐怖了。”
  妙可背完之后,笑道:“李毅,你是會背論語的吧我剛才有沒有背錯”
  李毅道:“沒有,一字不差,倒背如流。連山同志,你發現沒有,聽她這么倒背一次,感覺也很不錯,讓我對論語,又有了新的認識。”
  曹連山笑道:“是啊,以前讀論語時,很多語句并不很在意,但倒著聽了一遍之后,反而印象深刻了。”
  他又對兒子道:“文軒,你看看,你能比得上人家嗎別說倒著背,就連順著背,你也背不出來吧”
  曹文軒低下頭,說道:“這么厲害到底是不是真的也太牛了一點吧”
  曹連山道:“你現在知道她的厲害了吧人家不去上學,不代表沒有學習知識她的厲害,還遠遠不止這一點呢。不過,通過這一點,就可看出你和人家之間的差距了,其它的也就不必試了。”
  李毅道:“文軒是個好孩子,只是沒有把心思放到學習上來。只要他肯好好學習,將來一定能有大出息的。”
  曹連山道:“希望他能盡快把心思放到學習上來吧唔,文軒,你去向妙可阿姨討教討教。我和李市長談事。”
  曹文軒哦了一聲,看看妙可這尊神一般的存在,卻不敢接近。
  妙可笑道:“走,我帶你去找易老頭玩,他上知天文,下曉地理,可好玩了。”
  等孩子們走后,曹連山笑道:“李市長,你教出一個好妹妹啊”
  李毅道:“哪里,哪里,這都是她自學的,我是一點沒教。”
  曹連山語氣一轉,進入正題,說道:“李市長,你知道嗎市里的飛短流長,很多呢。”
  李毅哦了一聲:“是不是說我什么壞話了”creadtype'pagesplit'nu'2'
  曹連山道:“是的,說什么的都有。”
  李毅輕笑道:“不遭人妒是庸才想做一點事情,沒有人說是不可能的。何況,我要做的事情,還是那么的艱難,要影響到很多人的利益。”
  曹連山道:“可不是嗎,尤其是工程方面,很多人都在指責,說你搞什么公平公正公開,不過是掩耳盜鈴,想替自己撈錢而已。”
  李毅一笑置之。
  曹連山道:“李市長,你聽了之后,就不氣憤嗎”
  李毅道:“氣憤我要是氣了憤了,才真正中了這些造謠者的圈套。打鐵還須自身硬,只要我李毅光明磊落,不貪一分錢,誰說閑話空話,都沒有用。”
  曹連山道:“說得也是,不管別人怎么看,最起碼我們市委班子,是相信你的,也是支持你的。”
  李毅道:“連山同志,你說的市委班子,可不能代表整個班子成員吧我知道,咱們班子里,也有人不服氣,對我頗有微詞。不過,我認定的事情,哪怕再難,也會一往無前。”
  曹連山道:“李市長,反對的聲音,主要還是那幾個人,老想著重塑重工業的輝煌,他們不肯承認,這種輝煌,早就一去不復返了”
  李毅道:“連山同志,說老實話吧,我對西南市將來的經濟發展方向,還是沒有多大的信心。主要是我還沒找到一個發展點。”
  曹連山道:“西南市馬上就要開展大規模的基建工程,這些項目一上馬,就能帶動各行業經濟的發展。這也是一個經濟增長點啊。”
  李毅道:“這樣的增長點,維持不了多久。能撐過三年、頂多也就是五年的時間。”
  曹連山笑道:“不是我說你,在你的任期內,能持續五年高速發展,那已經很了不起了。五年以后,再說唄”
  李毅道:“我們執政者的眼光,不能只局限在自己任期之內。還要放長遠一些。如果每個領導,都只管自己任期內,那長遠的布局,誰來做”
  曹連山笑道:“其實,只要每個領導,都能管好自己任期內的這幾年,那長遠發展也就差不到哪里去。”
  李毅道:“話是這么說。但有些規劃和項目,就必須做好長期準備。連山同志,你對西南市,比我要熟,你能不能說說看,本市的經濟增長點,在哪里”
  曹連山搖頭苦笑道:“李市長,這個事情,我還真幫不上忙。你知道的,對經濟工作,我是個外行。我要是指手劃腳的,反而會誤導你的思維了。”
  李毅哈哈一笑,說道:“等忙完這一陣,我再好好調研一番吧”
  兩人談笑風生,無話不說。
  曹連山帶兒子過來,主要目的,就是想接近李毅。
  本來,一個副書記要到市長家里坐坐,談談話,也不是不可以。
  但帶上兒子當借口,就更加順理成章,也不會招人耳目。
  李毅自然明白曹連山的用意,也就放開懷,和他談話。
  第二天,李毅一上班,就接到省委王晉安的秘書陳濤打來的電話。
  “陳秘,你好。”李毅明知對方是沖什么事情來的,語氣仍然十分淡定。
  “李市長,你好。”陳濤的語氣很恭敬,“王書記讓我問問,你這幾天若是有空,就請到省委來一趟。”
  李毅心想,王晉安說得好委婉啊他明顯是對我李毅不滿了,但卻沒有直言,只叫我前去匯報工作。
  “唔,陳秘,你也知道的,西南市最近亂成一團麻了道改工程,地鐵項目,還有機場,都趕到一起來了,我這邊忙得不可開交,恨不得一個人分成八個人用呢。”李毅連聲訴苦。
  陳濤道:“李市長,你的意思是說,不愿意來面見王書記”
  李毅道:“嘿,怎么可能不愿意呢只是實在太忙啊,要不這樣,等忙過這一陣,我就去。”
  陳濤冷笑道:“李市長,我看,你比王書記還要忙啊”
  李毅道:“不敢,不敢。只是這一段時間,實在是抽不開身。”
  陳濤道:“李市長,王書記的命令,我是傳達到了。至于你聽不聽,來不來,全在于你自己。既然你這么忙,我就不打擾了。再見。”
  說完,陳濤就掛斷了電話。
  李毅苦笑一聲,心想王晉安叫秘書打這個電話,可能早就料到,我會拒絕前去吧
  應不應該打個電話,跟王書記談一談呢
  這一段時間,李毅的確抽不開身子,前去省委匯報工作。
  倒不是李毅故意要躲著王晉安。
  他既然敢違抗省委的命令,早就做好了應對的準備。
  因此,就算面見王晉安,李毅也會從容面對,不會亂了陣腳。
  李毅拿起電話,撥打王晉安辦公室的電話。
  從陳濤剛才的話來看,王晉安此刻應該就在辦公室里。
  果然,電話響了幾聲之后,就被接聽了。
  “喂,王書記,我是西南市的李毅。”
  “哦,李毅同志。有什么事嗎”
  王晉安的語氣,無比淡定。
  李毅聽了,倒是一怔,有些拿捏不住王晉安此刻的心情如何了。
  剛才自己拒絕了王晉安秘書的電話命令,陳濤轉過身,肯定會向王書記匯報。
  王晉安明知道自己拒絕了他的命令,卻沒有責怪,也沒有一句責備的話,反而無比淡定
  他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
  “王書記,是這樣的。”李毅醞釀一下說詞,斟字酌句的道,“剛才接到陳秘的電話,說您要我前往省委匯報工作。您也知道,我這邊大大小小的事情,都趕一塊了,實在是抽不開身。因此,我想向您請示,能不能向您做一個電話匯報”
  王晉安簡短的答道:“可以。”
  李毅再次一愣,心想王晉安就是不接招,怎么辦
  按照李毅的設想,王晉安肯定會主動提及那項命令,也就是把地面工程承包給省內企業的命令。
  只要王晉安主動提及,李毅就有話好說
  可是,王晉安居然一字不提
  這樣一來,本來屬于李毅的主動權,瞬間位移到了王晉安手里。
  姜還是老辣的啊
  李毅一時怔住,不知道該如何破開這個冰局。